旧版入口
四川农业大学

学生风采

杨明衡:从100多名到优标的逆袭黑马

2018-07-18 14:54:17 编辑: 风景园林学院

杨明衡,2016-2017学年度优秀学生标兵。大一时,他是濒临挂科百名开外的差生,大二逆袭,实现连续两年专业课加权第一。

大三,他以第一作者身份获得园冶杯国际大赛一等奖,七项国家专利,三年累计获得校级以上奖项30余个。

今年,收到川大、中山、哈工大等五所名校offer的杨明衡却独辟蹊径,成为了首个跨专业保送进哈工大深圳研究院数字媒体技术专业的川农学子。

这大概是五个月以来杨明衡最紧张的一刻了,甚至比他上次过了导师鲁琳时还要紧张。

上午九点,杨明衡的第一轮答辩已经结束。他接过朋友送上舞台的花,穿过人头攒动的后台,找了个安静的位置坐下。杨明衡扯了扯领带,思考着刚刚回答新生的问题是否恰当。

放在两年前,杨明衡不敢想象自己竟然能成为优标。事实上,从今年五月份开始,陆续参加了五场保研面试的他就一直用逆袭的黑马形容自己。


因为大一结束时,他还是个濒临挂科,拖欠作业,甚至成绩在百名开外的差生。

那时他一口气参加了四个部门,还在小班担任班长职务。在其他同学都忙着背单词、刷题时,杨明衡同样忙的不行忙着满大街跑,参加各种活动。

这样的忙碌持续了一年,直到大一结束的暑假,父亲询问成绩而自己却支支吾吾搪塞时,杨明衡才第一次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爸爸让我告别设计,读完本科就接手他的水利水电工作,父亲不容反驳的要求口吻,让杨明衡感觉到自己的人生仿佛要一眼望到尽头,可我不想这样,我想再争取看看自己能做到什么程度。


大二时偶然看到学院优标答辩的杨明衡第一次有了不切实际的优标梦。因为不好意思当面交流,他便在答辩结束后发短信给那位直系师姐,谎称自己是专业排名二十多的师弟,想咨询进步的方法。

杨明衡十分庆幸当初自己发出了那条反复改变措辞的求助短信,师姐特别热心,在回电中细致到该读哪些书,什么时候该加入团队参加比赛,她都给出了我建议。


没过多久,杨明衡就在他的朋友圈里蒸发了。他开始关注院上大大小小的比赛。因为经验不足、能力不够,最开始我只能在前辈的团队里打下手,描图、做PPT,除此之外,他还要赶图。杨明衡知道自己注定要付出双倍,甚至更多倍的努力来弥补大一时放走的时间。为了在父亲面前争口气,他暗暗勉励自己每门功课都要争第一,每张图都要画上十遍,不改到老师绝对满意就不睡觉

母亲曾觉得杨明衡有些不孝。大二那年寒假,他第一次没有在家过一个完整的春节。为了参加园冶杯国际竞赛,杨明衡和同伴大年初三便跑去咖啡馆画图。电话也不怎么接,家都不愿意回,也不跟我们去亲戚家串门,那段时间父母心里十分难过,儿子变成了一只越飘越远的风筝,而风筝的线,却不在自己手里。

大三那年,做了一个学期杂工的杨明衡展现出了一匹逆袭黑马该有的能力:园冶杯国际竞赛一等奖,他的团队从国内外150余所高校中脱颖而出。


(图为杨明衡获奖作品节选)

此前,杨明衡一直守口如瓶。这是他的性格,事情没结果前,要藏在心里。

前不久,风景园林专业的他放弃了前往中山大学修读交互设计专业的机会,选择了另一条同样难走的路:哈工大深圳研究院的数字媒体技术专业。

杨明衡觉得自己有些幸运,能走到如今这一步,他感谢自己三年前的一次选择。大一时的他加入了枣子团队,一年后,凭着专业的积累和这份工作经历,他以官方会议记者身份进入中国风景园林学会报道名家讲座。在这里,他接触到了一个改变自己大学方向的新专业:数字媒体技术。

与传统意义上的"电子技术"不同,数字媒体技术是以数字媒体、网络技术与文化产业相融合而产生的数字媒体产业。杨明衡第一次在谷德设计网看到各种智能城市作品时,他便想利用自己的专业技能,结合编程技术,设计出智能城市景观。

这当然是场冒险,川农的风景园林从未涉及过这类学科交叉领域,保研成功的几率小的可怜。但如果成功了,注定会是场前所未有的胜仗。

找不到了解人机交互的老师,国内的数字媒体领域也是大片空白。杨明衡只能钻研网课自学电脑编程。他形容大三是人间炼狱,一边准备着竞赛,课程设计改了无数遍后还要啃编程教材。也不在意时间了,反正换着学,困得实在不行了就睡,但我知道已经很晚了。

几个月前,杨明衡从最初获得资格的七所高校中选择了五所参加面试。他心里有些有苦说不出,每所学校对应的是五个不同的优势专业,需要准备的自我介绍、PPT、作品集都不一样。连着几个通宵准备材料,心里没底,但是又不敢告诉导师。

直到自己被五所大学全部录取,杨明衡才敢告诉导师。

老师我被中山大学录取了,鲁琳有些诧异,显然,这和她的预期不同。不是风景园林,是人机交互设计。鲁琳觉得杨明衡似乎有些闷声发大财,她心里清楚保研一门从未经过系统学习的专业意味着什么。还有哈工大深研院的数字媒体技术,还有......”

杨明衡这份不说的性格一直将父母蒙在鼓里。直到父母在优标答辩的网络直播中看到杨明衡,他们才知道这个尚未断线的风筝飞得有多高。父母打来电话,激动中有一丝心疼,没事,你们看,都过去了。杨明衡也有些眼泛泪光。

园林著作《园冶·冶叙》中有一段古文翻译成白话是这样的:我把家乡一块宅院边角上的土地,修剪了野草蓬蒿之类的杂草,在上面叠山造屋,建成一座园林,经常在里面弹琴读书。到举家欢庆的节日,我会让年迈的父母拄着拐杖,或坐着板车,优哉游哉地在园林里游玩散心。

那时我脑子里已经有了画面,杨明衡反复念了好几遍,这也是我当年选择风景园林的原因,能自己设计并拥有一个私家园林,赡养双亲,怡然自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