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入口
四川农业大学

成长记录

印度尼西亚支教手记

2016-08-26 18:04:28 编辑: 风景园林学院

暑期到来时,有幸通过印尼华文机构的推荐去印尼义务支教,以下是支教中的点滴分享。

国庆节升国旗的异样心动

对于中国的学生而言,星期一的早晨总是与校服和升国旗联系在一起。印尼的学生也不例外,在新一周的学习生活开始之初,都要经历这样的一次庄严仪式的洗礼。

今天不是周一,但进行的这场升旗仪式,与往常的有所不同。71年前的8月17日,上百年的荷兰与日本等强国殖民入侵下,顽强抵抗的印尼人民重获了自由。我有幸作为初中部的老师参加了庄重的升旗仪式,可礼仪举止方面所知甚少,大多数的时候也只能照葫芦画瓢,希望不会有失礼节,荣幸之际亦倍感压力十足。

礼仪队的学生穿戴着整齐的衣装,伴随着乐声入场。素白色的上下装衬上一点恰到好处的红色。誓词的内容我是听不太明白的,只记得歌声之中,稚嫩的双手将那旗帜捧起,红白两色的国旗缓慢的上升,飘向天际。结束之后的讲话,台上指挥的人振臂而呼,一个词出现多次,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轻声询问身旁的老师是什么意思,还未等到她回答。前面的另一位教师转过头向我微笑,自信地向我解释说“freedom”。     

敬礼、礼毕、又肃立。清晨的阳光倾洒在操场上,我时而看看眼前的学生,时而眺望远处的青空,不由地想起希望和勇气这样的词来。也许在这些平常的动作之后,应该曾有一段辉煌的历史吧。想起学生时代的我,也曾是这样,看着那鲜红的旗帜飘扬在空中的。张开嘴就唱,裹在校服里,歪歪扭扭的站着,谁又能想到,在多年后的今天,我竟在另一个国家的国歌中体会到了那份独属于中华民族的愤怒和热烈。

于是我伫立于苍穹之下,以国人的身份,向另一个追求自由的国度致以敬意。

 

爬“树”

   

“爬树”据说是印尼国庆节不得不看的一个传统项目。年轻而充满干劲的印尼小伙团队合作,向着树上攀岩。这树干,自然也不是普通的树干。将浇上油,来增加项目的难度。树的高处挂有各样的礼品、红包等,树顶会插上国旗,摘下国旗的团队即是项目的胜者。

接待我们的老师开车带去观看,与我想象的盛大活动场面不同,我们开车驶入了之前从未到过的城市边缘区域。本地人解释说这样的活动如今也只能在城市较偏远的地区才能看到了。这在发展中国家很明显,城市的迅速发展,人们的生活开始发生蜕变。太多带着过去印记的东西,被划入了“即将抛弃的传统”的范围之中。

当地的小孩很热情,停下车没多久便围过来敲着车窗向我们问好。因为一直在华人学校教书,日常生活中接触的也都是华人。98年的屠华事件,以及认识的华人对我们在生活起居上各方各面的“提醒”。我们对印尼本地人总有着一种不太好的印象,心里虽有些紧张也只好硬着头皮走下车去。与想象中不同,她们很有礼貌,知道我们是外国人,也努力的说出“take a photo”、“thank you”之类的词来表达自己的愿望。稍微跟她们说几句话,听得不明不白也像开花一样的笑开。

而之前期待已久的爬“树”项目,原来只是一根光秃秃的电线杆,杆上涂满了黑色的机油,杆的顶部挂着奖品与国旗。热带的空气让人却步,我抬头向上望去,只感觉一阵眩晕。

经过一个小时多的等待。爬树的活动,终于在热闹的音乐声中开始了。

起先的几位尝试者都充满着活力和热情,也许私下都是爬树的好手,想要凭借一己之力登顶。往往还没到一半就很快地滑下来了。几轮下来,那些攀援好手都全心全意的加入了团队合作的阵营。

我在一旁远远的看着,看他们几次曾多次接近成功却最终失败,看参赛者穿着的白色的衣服在黑色的机油中变得污浊不堪,看他们被摩得手指发红、全身酸痛。

大概是这样的过程吧,期待着,遗憾着,惊呼着,叹息着,等待着。

半个小时过去了,1个多小时过去了,1个小时半过去了。所有人都还在等。

忘记了是在多久次失败之后,终于有一个人(所有人也相信一定会有这样的一个人),在人群的欢呼中,踏过一个接着一个的同伴的躯体,伸手向天空,用人类并算不上强壮的肢体,第一次触到了树干的顶端。

他镇定自如地在那上面喝完了为胜者准备的矿泉水,并剪下所有的礼品一件一件的扔给下面的同伴。大家耐心地注视着这一过程,直至他摘下国旗,紧握在自己的手中,灵巧地从顶端滑下。

我为最后的这一幕深为感动,不为高昂向着天空的胜者的脸,而是他们脚下的那些影子们。所有的那些,在最炙热的光和热下的小小缩影们。我感觉像是在看一部历史,或许关于这个国家,或许关于人类。

傍晚我们坐着车行驶在城市的公路上,当我们谈及传统与发展,一位深谙中国文化的印尼华人说:“中国现在过年的那种感觉已经越来越淡了,我去你们国家的时候感觉最热闹的节日是圣诞节。”

街上的路灯照得她的脸一明一暗,让我看不分明表情。

风景园林2014级3班 刘艾